加油吧,重生的少年!
发布日期:2018-11-29 新闻来源:政治处 浏览次数: 字号:[ ]

为了哄女朋友开心,借高利贷

17岁那年,我交了个女朋友,原以为这是一个甜蜜的开始,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脱离了原来的轨道……

我很爱她,常常带她出去玩,出去玩总要花钱,我渐渐感到囊中羞涩。我不好意思向父母要钱,我的朋友们都和我一样,没有钱。我想到了去借贷公司借钱,很快就借到了。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我带着女朋友到处玩耍。但没过多久,我就收到了催款电话,还有每天不停上涨的利息,我心慌了。

                为还债铤而走险

这时,我的发小阿民找到我,说他有来钱的路,我当时感觉突然有一道光照亮了我。阿民说用身份证办几张银行卡卖给他的朋友,马上就可以拿到两千块钱。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我知道事情并不只是把银行卡给阿民的朋友那么简单。我们这边从事诈骗的人特别多,前几年我帮一个诈骗组织到自动取款机取钱被警察抓住了,当时警察跟我说像这样并没有直接诈骗,但帮助诈骗集团取款、提供银行卡都是违法犯罪,因为我当时年纪小,所以没有坐牢。我那时就暗暗发誓,我再也不做这种违法犯罪的事了。但是,每天都在翻倍的高利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面对阿民的提议,我动摇了。我想,我总不会那么倒霉,又被抓住。

我用身份证办理了五张银行卡,把他交给了阿民,阿民给了我2000元。拿到钱后,我马上还了高利贷,一下子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用再过那种每天被逼债的日子了。但是,又有点心慌,我怕事情败露……

              这一天终究来了……

 2016年年底,当警察找到我的时候,我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很快我的父母也知道了,他们为我东奔西走地借钱,凑齐了保证金。过了几天,我从看守所里出来了,被取保候审了。

2017年4月,我从海南来到黄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检察官,她们向我了解了事情经过,也向我了解了家里的情况、在学校学习以及工作的事等。整个谈话过程很轻松、很舒服,那一刻我怎么觉得自己并不像一个罪犯。谈话结束后,她们让我先回海南老家,并让我找份工作好好生活。

听了检察官的话,我一回到老家就开始找工作,但是我们老家比较落后,加上我学历又不高,找工作并不轻松。后来检察官告诉我可以跟在父母身边一起打工,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就开始一起和父母在工地上做工。在工地上我结交了几个谈得来的朋友,每天都很忙碌。忙碌的好处是我瞎想的时间少了,不再每天提心吊胆地想着自己会坐牢这件事。但很快我得到消息介绍我卖卡的阿民被法院判了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我很害怕,我很想知道自己会被判多久,但又不敢问检察官。就这样,我战战兢兢地过了几个月。

                真的不用坐牢?

终于,我等到了检察官的一通电话,我以为她们会跟我说要将我起诉到法院判刑,我想我要坐牢了。出乎意料的是,检察官并没有提判不判刑的事,而是问我有没有赔偿被害人的意愿。我想了一想,这几个月我通过在工地打工赚了一些钱,刚好可以赔给被害人,我当下就答应了。

过了几天,我又从海南到了黄岩,这次,我见到的还是原来的检察官,但她们带我来到了一个叫小橘灯工作室的地方,谈话的地方很温馨,根本不像罪犯接受讯问的地方,倒更像咖啡吧。在检察官的安排下我见到了被害人,我以为她会指着我破口大骂,指责我不劳而获,但后来的一切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她接受了我的赔偿,并谅解了我,还告诉我以后不要再犯错了。

后来检察官问我愿不愿意接受附条件不起诉。我懵了,不起诉?难道我不用像阿民一样被诉到法院判刑了?不用坐牢了?检察官们跟我解释说附条件不起诉就是我已经构成诈骗罪,已经符合起诉条件,但是考虑到我的犯罪情节以及悔罪态度,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设定考察期,如果我在考察期内表现良好,我就会被不起诉。当时我感觉心里像炸开了花,一口就答应了……在考察期内,我去工地帮助父母做工,在家里帮助父母烧饭洗衣服。检察官会时不时地给我打电话问候我的情况。

                     重生

在忙忙碌碌中,六个月的考察期过去了,我又一次地踏进黄岩区人民检察院的大门,这一次检察官们带我走进了宣告室。我看着头顶的检察徽章,检察官们向我宣读不起诉决定书。那一刻,我意识到从此以后我是个自由人了,不用再害怕坐牢,不用每天担惊受怕,我的人生又重新开始了……

(本案的当事人目前与父母一起在海南老家打工,一个月收入3000元左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