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20余万 逃亡四年的她想堂堂正正做人
发布日期:2020-05-08 新闻来源:政治处 浏览次数: 字号:[ ]

      眼前这个女人,瘦削、沧桑,脸上写满了逃亡四年的风霜。承办检察官初次见到她的时候,感觉与印象中顽劣不堪的逃犯不大一样。看到检察官走进审讯室,她更加局促不安,不断地揉搓着她那双无处安放的手,偶尔抬头用余光瞄上两眼。

    “这个案子案卷不厚,事实也很清楚,各项证据均能够相互印证,可能只要花一周的时间就可以写好审查报告,拟好起诉书,直接将案子诉到法院,等着法官一锤定音。但直接起诉是最好的选择吗?” 黄岩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周晓雄在心理暗想。

“逃了四年,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想现在回来做个了结。” 这是金玲和周晓雄的第一句开场白。

 

突然消失的老板娘

        2003年,金玲经营着一家小型模具厂,手底下也管着7名员工。因为她的个人能力强,当时厂里的效益倒也还好。49岁的她,挑起了整个厂的重担,打理着厂里大大小小事务。

她的辛苦,张丰都看在眼里,“每天看着她起早贪黑,也想着能一起努力,过上好日子。”作为金玲的老公,也是她的贤内助,张丰负责着模具厂的销路,经常在外面跑业务。  

       2014年8月,金玲明显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外面业务的账都要不回来,厂里的各项销路都出不去,厂里积货开始越来越多,资金越来越吃紧,她开始着急起来。

“我记着2014年9月的时候,厂里的效益已经明显不好了。”老郑说道。50岁的老郑是厂里资格最老的员工,在厂里呆的时间最久,已有十多年了,一直负责业务方面。

      2015年1月28日清晨,员工小吴像往常一样来到厂里时,发现厂里有些设备都被移走了,他赶紧给老板、老板娘都打了电话,发现已经打不通了。

“厂里还欠着我12万工资呢!”厂里一名资深点的员工小卢说道。

2013年2月份开始,小卢就在金玲的模具厂上班,拿的是固定工资,“当时和老板娘商量好是年薪12万元,工资不是每个月固定支付的,当我没钱的时候就会问老板娘拿生活费,每次3000元至5000元不等。” 小卢回忆道。

直到2014年6月份,小卢想问金玲拿工资的时候,老板娘告诉他,“最近工厂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困难,手上暂时没有钱了,等年底的时候再一并给”。

       这一等就是半年,在发现工资付清是一张空头支票后,小卢等7人向劳动监察局反映了情况。2015年1月30日,黄岩区劳动监察局向模具厂下发《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要求其在2015年2月2日前依法支付小卢等7人未支付工资28.7万元。

 

四年茫茫逃亡路

      “逃!”这是多日来迸在金玲脑子的念头,仿佛只有这样才给自己一个解脱。在工厂快倒闭的那段时间,钱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金玲的心头。“当时真得感觉害怕极了,没有钱可以还,我还去借了高利贷,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我自己的身上,我很无助,又找不到出路,只想着躲避。”金玲回忆道。

       2015年1月初,因为资不抵债,陆续有人来厂里把设备拉走,金玲内心也开始很慌乱,“我是厂里的负责人,发不出工资都会来找我的。”和家里人简单交代了几句。1月25日,金玲赶紧买了张去外地的车票,开始了自己的漂泊生涯。

出逃的四年,金玲辗转过苏州、杭州,做过洗碗工,干过保姆,什么脏活累活她都做过了,原来还有些丰腴的她,变得异常消瘦。除了身体的劳累,金玲还要承受心理上的无限煎熬。“四年了,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想家里,但都不敢联系,这个感觉真得太难受了。”回忆起四年的逃亡经历,金玲某逐渐哽咽。

      提到自己以前的员工,金玲还是落泪了,“有时候想想挺对不起他们的,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到头来连工资都拿不到。以前没想过,现在自己给别人打工了,感触特别深。”

2019年2月5日,金玲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抓获。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2019年2月5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2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取保候审。

 

救赎之路

     “检察官,我厂里这些都是老员工,欠着二十来万的工资我也很不安,我是真的想把钱还上的,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吗?”在审讯室里,金玲问道。

    “我们再看看,到时候跟你家属再联系沟通。”在接下来的一周,承办检察官周晓雄和检察官助理詹韩丹挨个给被害人拨打了电话,将金玲某结算工资的想法转达给七名被害人,并征询他们的意见。

    “能拿到大部分工资就行!至于老板的责任,我们可以不追究的。”“以前上班的时候,她对我们还挺好的。”当检察官转达了七名被害人的意向后,金玲某十分感动,也表示会全力筹钱来结清工资。

     一周后,金玲又联系上了检察官,金玲表示,“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可是我目前也只筹到了十多万,还差三四万实在无处可借了。检察官同志,能不能帮帮我?我想把事情解决了,可以安心赚钱慢慢还债,从此堂堂正正做人!”检察官感受到了金玲的认罪态度,再次踏上协调之路,逐个联系七名被害人进行协商。

    “老板娘多次主动向我赔礼道歉,积极与我协商付款事宜,我也知道她现在挺难的。我并不希望继续造就新的悲剧,愿意原谅她。”“我对金玲的行为表示谅解,自愿不再追究童她的任何法律责任,恳请司法机关给予她改过自新的机会……”最终,七名被害人均表示,能拿到大部分工资就可以给金玲某出具谅解书,暂时短缺的工资尽快补齐即可。

    最终,金玲拿到员工出具的谅解书,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检察机关认为金玲情节轻微,且获得全体被害人谅解,并未造成严重后果, 综合考虑后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从此以后,我会好好经营,把欠下的债继续还上!”此刻的她,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文中均为化名)

                                                                                                                                                                                                 (罗闻哲 陈碧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