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观】始于“爱情”,终于诈骗
发布日期:2020-08-21 新闻来源:政治处 浏览次数: 字号:[ ]

七夕将至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虐狗大日子

爱情总是容易让人冲昏头脑

一张“美女照”

一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你是否已经怦然心动?

 

千里姻缘网络牵

     在黄岩江口一工地打工的王鹏(化名)今年28岁,逢年过节最让他伤脑筋的就是来自父母的催婚和七大姑八大姨提出的永恒之问——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家看看

     某日,王鹏通过手机上一个名为“快遇爱”的软件认识一个自称叫亢思杰女孩。对方称在杭州拱墅区万达广场附近的医院上班。而照片中女孩看起来是面容姣好、长相清纯、穿着得体的 “闺秀”,再仔细看看详细资料,有着相仿的年龄,兴趣爱好广泛,喜欢健身、旅游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王鹏觉得缘分来的太美好,觉得自己撞了桃花运。于是两人互加了微信,每天通过网络互动聊天,亢思杰的温柔体贴迅速俘获了王鹏的心,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甜言蜜语终是梦一场

     很快,两人已经不满足网络上的你侬我侬,王鹏提出要到杭州和亢思杰见面,双方相约在杭州的一个餐馆见面后吃了个饭,没一会功夫,亢思杰称上班要迟到了便匆匆离开。

     之后,二人还是和之前一样在微信上继续交往。

     有一天,亢思杰称自己手机坏了,需要钱买新手机,王鹏二话不说转了2388元给心上人。之后,亢思杰又称从小养她长大的外公生了重病在医院做手术,急需一笔医药费,想问王鹏借钱帮外公治病。听到心上人的家里人生病了,王鹏也是很爽快地微信转账5000元给了亢思杰。

     就这样在交往期间,王鹏先后向亢思杰转了9000余元。直到2019年3月27日,王鹏发微信给亢思杰不回,电话也关机,此时王鹏才幡然醒悟,自己被骗了,郁闷气愤之下,他拨打了110报警。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公安机关的侦查下,由徐明(化名)等6名90后组建的婚恋诈骗工作室被一举查获。在审讯过程中,徐明讲出了他自己的故事。

 

网恋被骗心不甘

6名90后组建诈骗工作室

     徐明称自己曾在2018年6月份,在QQ上与他人谈男女朋友时就被骗了好几千元。按理说,明白这是场骗局后应该及时报警求助,再不济也应该及早抽身退出这个大坑。

     可徐明却大道不走非走偏门,他转念一想,既然靠忽悠就能赚钱,而且来钱快,何不用同样的方式从别人那里骗回来?

     于是在2018年底,徐明与朋友小佘商量后达成一致,专程从成都到杭州租了房子成立了婚恋诈骗工作室,并招揽郭某某、何某某、钟某某(女)等90后为工作人员。

操作指南

 

首先,工作室对工作人员进行初步培训,下发诈骗剧本,聊天内容按照剧本进行。


如果一个单身男子上钩后,成员之间根据情景发展需要,变化角色配合演戏


当某些单身男子提出见面要求时,安排钟某某(女)与其线下见面,增加可信度。


 比如一个成员以家属生病急需钱为由向单身男子借钱时,其他成员将微信改成医生、家属等角色,将该男子拉入微信群里,使其相信并转钱。而在骗取成功后,他们就会将对方拉黑或者屏蔽对方的信息和电话。 

2019年2月至8月份短短几个月,

在这场线上线下精心策划的骗局下,

四十余人陷入诈骗陷阱,

被骗金额达五万余元。



案子移送审查起诉期间,承办检察官了解到,涉案的6名90后均来自单亲家庭,自幼缺少家庭呵护和父母的引导,最终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目前,黄岩区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对徐明等六人依法提起公诉,六人均自愿认罪认罚,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检察官说法

     网络交友诈骗,始于浓浓的“爱情”,终于满满的套路。防范此类婚恋骗局,需要从以下几点注意:


一、选择正规渠道交友


交朋友时要细观察、慎交往,尽可能通过熟人、有资质的婚介和婚恋网等渠道结识对方,并注重审核对方的身份信息。


二、添加陌生好友需谨慎


网络交友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不能草率通过交友软件认识陌生人,不要透露过多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住址等个人真实信息。


三、钱款给付需谨慎


谈情说爱是手段,骗取财物是目的。所涉案件中犯罪分子编造的钱款理由五花八门,包括家里老人生病,弟弟上大学没钱,自己逛街买衣服等等。如遇到大额数目出借或小额连续的借款请求需提高警惕,对于第一次借款后未按预定还款,不要碍于面子,注意及时沟通并止损。


四、注意搜集、固定证据,及时报警寻求帮助


此类案件中被害人往往由于个人隐私或者被骗感情受挫心灰意冷等原因,向司法机关寻求帮助的积极性不高。部分被害人拒绝向司法机关提供证据,使得犯罪分子难以受到应有的惩罚。建议及时固定双方之间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证据,及时报警寻求帮助,这既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也是保护他人免受其害的方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